搜索 请登录

《歌手》改名《当打之年》背后的5个真相

  • 发布:
  • 阅读:17041
  • 来源:

无论你是否认同,走到2020年的《歌手》,要做出最大规模的改变了。

这一次,从改名字开始。2020年份不再入题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叫“当打之年”的称号。

区别是什么?

没有重磅前辈歌手的加盟。公布的阵容中,《中国好声音》《中国新歌手》《快男》的出道歌手占据半壁江山,你完全无法判断谁会成为歌王。

而备受关注的赛制也发生了变化,新生代将以1v1的挑战形式,随机PK淘汰在线阵容。

这意味着,节目里不再会有一个顶梁柱带着大家玩,也没有年轻歌手对经典歌手毕恭毕敬的画面。这个阵容的画风,将很可能类似于去年的《我是唱作人》。

《歌手》到底发生了什么?为什么要做这样的调整,梅丸君谈谈5个方面的形势,和你一起探讨歌手巨变背后的真相。

真相1: 乐坛歌手参与综艺的意愿不平衡

发掘歌坛“遗珠”,这是韩国版《我是歌手》的核心玩法,也是前两季《我是歌手》的核心价值。从第三季开始,节目本土化把它变成了大咖的加冕仪式和推新人活动,《歌手》的看点,逐渐从发掘什么宝藏歌手,变成了请来什么大咖。

很多分析把今年《歌手》阵容请不到重量级经典嘉宾,归咎于华语乐坛同量级的歌手本就稀缺的原因上来。

其实并非如此。

每年流传的假榜单里,就从来不缺少重量级嘉宾。比如那英、林俊杰、张惠妹、周华健、孙燕姿,都是被频频提到的C位大咖

那为什么请不到呢?因为经典歌手的职业发展规划不一。那英今年先后登上了《我们的歌》《蒙面唱将》玩的不亦乐乎,林俊杰也来了芒果跨年,看来请不到的乐坛大咖,都并不是排斥综艺和芒果,只是单纯地排斥《歌手》而已。

真相2: 新歌手急缺舞台

与经典歌手的顾虑多多形成鲜明对比,层出不穷的选秀歌手和新生代歌手们,却需要这样的节目,去延伸他们的演艺事业。

选秀节目出来的歌手们,至今没有一个很好的打歌舞台。即便有一些打歌节目,但还没有一个成功的打歌节目推出过成功的歌曲。

相反,《歌手》这类节目反倒是爆款生产器,从邓紫棋、李荣浩到徐佳莹,去年的声入人心男团爆红,让不少新歌手尝到了甜头,证实了《歌手》在当今歌坛具备“推新人”、“推好歌”的能力。

但有疑虑的是,过去推新歌手的价值,是经典歌手的震场才立住的。今年能不能立住,要看“谁来PK掉谁”这个强硬赛制背后的热搜话题。

真相3:传播环境发生大变化

《歌手2019》,继续在叫好不叫座的世界里徘徊。作为一档电视节目,口碑好当然是来之不易荣誉,但收视率不好,确是最现实的生存问题。

近几年来,《歌手》收视率在全国网的数据表现一直和城市网的数据表现有明显的差距,这个节目在周五档的收视率竞争中一直缺乏数据上的核心竞争力,它更像是一个频道品牌意义上的战略武器:未必要爆,但没有不行

今天的传播环境,已经不再是以电视媒体为核心。做电视综艺,不可避免地要从战略上判断,做这个节目是以收视率为核心,还是以传播为核心?

央视的节目已经旗帜鲜明地选择了后者。而湖南卫视近两年也做了一些电视属性的节目,比如《嗨唱转起来》就是以收视率为核心生产的节目,成为周周破1的电视综艺爆款。

《歌手·当打之年》呢?从新的玩法来看,今年的节目,就是想用年轻的阵容,来试着回答这个问题。

真相4:广告主需要一个说法

冠名商从饮品变成了调味品,这是今年《歌手》已公开的又一大变化

连续5年冠名的某牛奶品牌,因节目成功植入在销量上取得了巨大成功。但随着收视率的低位运行,他们也亟需更贴近实业经济的量化指标,来确保今年对这个节目继续有效。

真相5:“借壳上市”趁机推出新节目

《歌手》提出“当打之年”的概念,让很多观众十分意外。这是一个强加的概念,它并不意味着歌坛时代的里程碑式巨变,只代表着一个节目组的下定决心要产生一次“巨变”。

所以,《歌手·当打之年》,就像《我就是演员·巅峰对决》、《中国梦之声·我们的歌》《中国梦之声·天籁之战》一样,它不是歌手!它就是一档全新赛制的音乐节目。

只是恰好,它的制作方就是制作《歌手》的团队,而他们打算以这个音乐节目“牌照”(音乐选秀类节目每个季度只能有一个,由总局每年批复)为头衔,“借壳上市”,推出一个新的节目。

所以,这是一场豪赌。

赌注是8年来累积的仪式感。如果大获成功,就是新的爆款,明年大可放弃“歌手”的头衔独立运作

而如果失败了,那选出来的歌王就会失去8年积攒下来的含金量,更将无法与前8季的歌王媲美。

无论如何,祝福节目能够取得成功!